2018/11/14-18 深圳会展中心
诺奖得主格拉布斯: “科研是我唯一擅长的事”︱名人面对面
新闻来源:读创科技 发布日期:2018-11-16

▲15日,格拉布斯教授接受读创/深圳商报记者采访 

  “我很幸运找到了自己唯一擅长的事。”11月15日,在高交会现场,诺奖得主罗伯特·格拉布斯接受读创/深圳商报记者专访时如此说。

  格拉布斯教授因发现烯烃复分解反应的新型催化剂,和其他两位科学家共同获得2005年诺贝尔化学奖。该催化剂目前在医药、材料、能源、化工等领域获得了广泛应用。2016年,应南方科技大学之邀,格拉布斯教授在深圳成立格拉布斯研究院,这也是内地首个以诺奖得主名字命名的研究机构。

  宣布诺奖时正在实验室  

  记者:得知获得诺奖时,您正在做什么? 

  

 

  格拉布斯:我正在实验室,突然发现很多未接电话和信息,我儿子说,“爸,你得诺贝尔化学奖了!”我家里人比我还先知道这个消息。

  记者:今年8月您到访深圳,也曾接受过我们采访,您说获奖后最大的改变就是喝的酒比以前贵了,跳的舞比以前多了,还有其他改变吗? 

  格拉布斯:我真的觉得没什么改变。得知获奖的时候非常高兴,但是我本来就很享受自己正在做的研究,所以没理由改变。当然,获奖后我受邀去了很多地方,有机会和更多人分享我的想法。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多花时间旅行、享受生活,因为我觉得这样就没那么有趣了,所以现在的生活都是自己决定的。

  记者:获得诺奖是每位科学家的梦想,但是获奖后会不会有更大压力,因为人们对你有了更多期待? 

  格拉布斯:我试着不让压力对我造成太大影响,而且停止做研究才会让我不开心。其实实验中遇到失败太正常了。我总是对学生们说,如果你做一组实验,得到了理想的数据,那你就没有学到任何东西,只是确认了你已经知道的事实而已。比起一次就得到想要结果,很多次的实验失败,反而能学到更多。

  记者:您在科研上取得成就的最大原因是什么? 

  格拉布斯:首先,我有很多杰出的同事、学生,他们能给我巨大支持。即使你有世界上最好的想法,没有人一起实现,也是没用的。其次,我总是说,我很幸运地找到了自己唯一擅长的事,就是做科研。

  我想对深圳有更多了解 

  记者:这是您第一次参加高交会,为什么会参加? 

  格拉布斯:两个原因。第一,我和南方科技大学有合作,成立格拉布斯研究院,研发新型材料的催化剂。其次,我也想对深圳有更多了解。我认为高交会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向世界展示中国科研技术,同时促进交流。

  记者:人们都说您是中国的“老朋友”,您还曾获“友谊奖”,为什么频繁到访中国? 

  格拉布斯:我第一次来中国是上世纪80年代,到北京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当时印象最深就是满大街的自行车。90年代以后,我到中国次数渐渐多了,每次过来都能看到巨大变化,也是很有意思的。现在,我在中国有很多朋友、学生,还在深圳设立了实验室。就像上次采访我跟你说的,深圳没有旧传统,只有新想法,我也非常期待双方合作。

  人工晶状体造福白内障人群 

  记者:您为什么开始催化剂的研究?格拉布斯催化剂对普通人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格拉布斯:我当时觉得催化反应很有趣,人们知道这个反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发生、怎么发生,我想研究一下。事实上我27岁才开始这个研究,已经比大多数人起步晚了。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帮助研发药物,治疗丙型肝炎,之前没有治愈方法。此外,催化剂还可以广泛用于新材料、新药物、新能源的研究。当然,对于大学进行研究也有帮助,比如很多学生借助我的催化剂,拿到了博士学位。

  记者:昨天的论坛上,您介绍格拉布斯实验室已经开始用机器学习,它是怎么帮助你们进行研究的? 

  格拉布斯:我们采购了一套机器系统,能快速观测物质反应。尤其是催化反应,用很少的材料,就能引起多种变化。我们对反应的细节还不是完全了解,所以很多实验就是不停地用各种物质测试反应。因此机器能帮我们测试成千上万种反应,并给我们最好的数据。

  记者:您研究催化反应已经超过50年,有考虑向其他领域发展吗? 

  格拉布斯:我还有一项研究,知道的人不多,是医疗设备研发。因为借助化学手段,能升级医疗设备,让病人感受更好。目前最成熟的一项是人工晶状体。很多人在白内障手术后,还需要佩戴眼镜,我们研发了一种材料,植入后可以改变人眼屈光力,手术后不再需要戴眼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