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高交会2020 > 高交会历届回顾 > 第十七届高交会 > 新闻集锦

高交会记者服务广场聚焦“互联网+”如何落地

新闻来源:高交会组委会 发布日期:2015-11-18

(图1:记者服务广场现场)

  11月18日下午4点,第十七届高交会记者服务广场活动在会展中心314会议室举行,并以“互联网+”为主题展开。

  该活动由深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高级新闻顾问张荣刚担任主持人,邀请到深圳创新先进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光先生,深圳前海安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裁张贯京先生,华星光电产品中心副总监郭仪正先生等做客现场,畅聊在“互联网+”领域所做的努力和创新成果,并一一解答记者的提问。(详细内容见记者服务广场现场实录)

  附:记者服务广场现场实录

  第十七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记者服务广场第一场

  时间:2015年11月18日

  地点:会展中心314

  实录内容:

(图2:主持人 深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张荣刚)

  主持人: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我们一年一度的相会,今天是我们这一届高交会首场记者服务广场。当下最热门的话题可能是“互联网+”,关于“互联网+”,学界也好,业界也好,有各种不同的看法。我们更关注的是“互联网+”对我们老百姓、对我们公众来说,到底会带来什么新的变化?对我们生活、工作乃至我们生活方式会带来什么改变?今天下午我们非常高兴请到了深圳创新先进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光先生,深圳前海安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裁张贯京先生。这两家企业都是深圳本土的民营企业,他们在“互联网+”这个领域的探索已经有了可喜的成就。比如说,大家特别厌烦做饭的油烟,懒得回家做饭。但是假如告诉你“互联网+”只要10分钟就能帮你做好一桌可口的晚餐,而不用你受到烟熏,大家会不会有兴趣?比如说,我们生病了,咱们的健康管理谁来关心、谁来照顾?我们的一些小病能否有更为方便的快捷途径帮助诊断。今天请到的两位嘉宾,他们率先在这些领域有了一些突破性的探索和创新的成果,尽管不是太成熟,但是毕竟是一个很好的在“互联网+”上面的一个创新之举。接下来把时间交给记者,关于“互联网+”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向嘉宾提问。首先请两位嘉宾先简单谈几句。

(图3:企业代表 深圳创新先进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何光)

  何光:深圳创新先进科技有限公司主要致力于智能厨电方面的应用研究,我们推出全新概念的智能炒菜机。我们有一句口号:让普通家庭花大概10分钟左右时间就可以得到一顿可口的饭菜,有菜、有汤、有米饭,而且免下厨。这个就基于强大的智能厨电和以后发展起来的供应链和“互联网+”,这里就给大家作一个简单的介绍。我的同事已经把资料发给大家,如果有什么疑问,我很乐意给大家解释。

(图4:企业代表 深圳前海安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裁 张贯京)

  张贯京:首先感谢高交会组委会特别是宣传部的领导能够安排这次机会让我和同行在这里向大家各位媒体朋友汇报一下我们的工作。欢迎大家随时提问,也欢迎大家关注和支持我们的企业,欢迎大家到高交会展台,我们在1号馆易特科展台。也欢迎大家到企业视察,我们在南山科技园数字技术园2-4层,以及国家工程实验室大楼4-5层研发中心和安测健康管理中心。

  下面我介绍一下我们易特科集团和前海安测的情况。易特科集团创建于2003年,距今已有12年历史,我们不是一个新的企业,当然我们还是在创业之中,还在拼搏之中。但是我们在“互联网+”领域已经拼搏了12年。年初李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概念时,我们已经在做这个领域了。我们目前已经拥有各类知识产权751项,主要是国际专利PCT、中国发明专利等等,是深圳市知识产权20强的第三名。这是深圳市知识产权局评比,10月15日表彰大会上授牌。深圳的知识产权第三名可不容易拿,因为深圳是一个世界创新之都,拥有全世界最好的人才团队,包括你们在内的。我们有几项深圳人的骄傲,我们深圳的PCT专利申请量占全国将近一半,我说的是2014年度。我们PCT专利深圳占全国48.5%。而中国也不简单,中国PCT专利申请量连续四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头号专利大国。因此,我们还是一个小的企业,几百人的企业,年产值不过7、8亿。我们专利在深圳能拿第三名,可见我们在科研创新道路上决心有多大。

  为什么要搞这么多创新?因为我们做的是一个医疗产业,“互联网+医疗”、“+健康”、“+养老”,其实都是医疗。医疗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我们公司有200名医生,还有自己的医院,全世界培养一个医生要10、20年,因为这是人命关天的事。要有核心技术、要有核心团队,因此,我们跟别的互联网企业最大区别是我们更加敬畏生命。进入这个领域的人都知道这个领域不容易做。马云他们做的互联网是一个传统互联网,就是信息交互,淘宝也好、QQ也好、微信也好,无非是信息交互,他们做得非常伟大,伟大的让它们变成他们的包袱,马云、马化腾把世界的一切都看成信息交互。对了一半,为什么?360行,行行都有人构成,只要有人就要有信息交互。因此把360行都看成信息交互我说对了一半,毕竟360行的其他人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些东西跟互联网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董明珠和雷军论战,我赞成董明珠的观点,做任何事情要有核心技术。以做实业心态做互联网。我早年在华为工作过十年,受任正非影响比较大,因此做“互联网+医疗”更多是做实业,正是这样,我们孜孜以求,努力开拓,现在不仅是深圳专利第三名,也是全球“互联网+健康”这个领域的领军企业。易特科集团经营的上市平台叫前海易安测,安测信息即将IPO。我们努力为前海、为南山、为深圳打造世界级的健康管理旗舰团队,谢谢大家!

  主持人:你那么多专利,是贵公司的骄傲,也是深圳的骄傲,具体落到我们市民身上,“互联网+健康”能否具体描述一下,比如生病了,我通过什么形式可以实现你这个“互联网+健康”?

  张贯京: “互联网+医疗”如果想成功,不能钻象牙塔。需要申请很多技术,但是这个技术更多的要落地,要落在老百姓身上这才更重要。像我们“互联网+医疗”、“+健康”、“+养老”,因为医疗这个事业也不是一个公司可以做完,既是中国医改难题,也是美国医改难题,也是俄罗斯的难题。最主要问题是医疗资源不够用。因此,我们主要抓什么东西呢?无非在三个阶段,以医院为中心,院前,院中、院后,人这一辈子在医院待的时间平均28天。中国平均预期寿命78岁,就是说普通人在家里还要待78年。我们就是做家庭医生,家庭医生是人人需要的。有些人是真正有家庭医生的,但是这个资源是不够的。贵为总统、贵为主席,家里有家庭医生。但是我们普通市民,他们也需要家庭医生,当他们中年、老年后,也需要家庭医生服务。但是能不能每家配一个家庭医生呢,现实资源可供给性不够。全国注册医师300多万,全国人口14亿,人均资源占有量接近0。但是有这个需求怎么办?只能是通过互联网手段,把家庭医生部分功能,通过智能交互、机器人手段来提供互联网版O2O版家庭医生服务。能达到真人版家庭医生功能多少呢?可能最多60%功能。但是60%家庭医生功能实现了,总比没有强。

  刚才何光先生说他们研究做菜机器人,能达到真正厨师的水平可能只有有80、90%,但是有总比没有强。我们“互联网+医疗”切切实实给老百姓提供便利和服务,所以我们公司侧重点是什么?目前我们在南山区已经提供了12家照料中心,光明新区24家社康中心服务,250家干修所健康管理服务。通过这些O2O,有些到现场,有些通过虚拟,这样一个医生可以照顾1000个老人。这就是实打实我们为老百姓提供的服务。谢谢大家!

  主持人:刚才进来这位嘉宾是我们TCL属下的华星光电产品中心副总监郭仪正。电视这么一个非常传统的家用电器在“互联网+”大背景下将会有什么变化,会不会有颠覆或者消失呢,还是更新的一种方式为我们家庭提供更多的娱乐或者获取信息的方式呢,请郭先生做一个简要介绍。

(图5:企业代表 华星光电产品中心副总监 郭仪正)

  郭仪正:大家好!因为临时接到通知,从光明新区赶过来,有点耽误大家时间,这里跟大家说一声抱歉。我是来自华星光电,就是TCL集团下面的8.5代液晶显示屏公司,我们公司主要生产电视机显示屏的部分,母公司是TCL集团。我个人是在负责产品开发和产品规划部分,对于未来的电视机显示科技的技术,目前的工作领域就在这个部分。

  主持人:在“互联网+”状态下,你们电视机的发展有没有什么趋势?

  郭仪正:因为我们公司主要生产液晶面板,所以跟终端的消费者之间的互动、关联性就没有那么深,主要还是跟系统厂,五大面板厂配合度比较多一些。目前在集团内,针对“互联网+”电视机功能上跟其他传统上还是有一点点不同。我们主要的生产方向就是希望能够提供消费者更便宜的液晶显示屏,外观上的显示效果更好一些,实际上跟“互联网+”有比较深层次的关系,可能偏向于家电系统公司这方面,这部分琢磨就没有那么多。

  主持人:下面请各位记者提问。

  记者:我是中国经济信息杂志社记者,有一个问题问郭总,华星光电的产品跟三星这种在国际上有突出能力的产品相比,有哪些变革性的变化或者比较优势?

  郭仪正:电视机产业里面大家都很清楚知道三星、LG是属于标杆性非常非常棒的企业,是我们仿效跟学习的方向。我们公司如果说在技术上能够领先他们,我相信在座记者也不会相信。我们的差别跟三星在哪里?三星本身也是我们客户。我们跟三星面板厂也是一种竞争关系。我们跟他最大差异在于我们主要都是聚焦在生产32寸中低阶电视显示屏,做到成本优势领先。4年前我们就设计了32寸,也就是显示技术跟一般传统技术不太一样。我们聚焦的方向在于能够提供消费者在最合理的价位能够买到的,当然我们以集团供应链议价能力来说,也是能够找到比较好的领先优势。我只能回答说可能在中低阶市场的产品成本上我们具有优势,但是大尺寸技术上,三星一直是我们仿效、追随的目标。

  记者:我问一下张总、何总各一个问题,我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首先问张总,您刚才介绍了很多很有价值的一些理念,我对此非常欣赏。我想知道您能不能像刚刚何总那样,比如他们公司主打产品是炒菜机,你说你和社康中心有合作,通过“互联网+”,为更多百姓提供更多医疗类似社区和家庭照顾,能不能具体举一个例子,你的产品是什么样的?如果我是一个老百姓,年纪比较大的,我去社康中心能够感受到你的产品带给我的变化是什么?何总,我刚才看了一下您的册子,智能炒菜机,首先我觉得这个产品是非常适合现代人生活及时推出的一个产品,如果我是一个消费者,可能我会关心的话题是,其实智能产品很多时候是创造人的需求,并不是那么刚性的需求,如果我是一个消费者,我会关心为了完成这么一个省时省力的东西,他需要我给多少钱?这部分成本会不会让我觉得不值得,我宁愿自己炒炒,说不定还享受了生活乐趣,如果有消费者这样问您,您会怎么回答?

  张贯京:感谢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这位记者,刚才介绍了一些理念,我们公司产品具体来说主要是做一些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肿瘤、亚健康的健康管理,偏向社区与家庭。你到我们旗舰店,我们有实体店,有慢性病干预、慢性病防治。一般实体店的功能都有,像中医理疗。但是我们不同的是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线上,我们这个品牌叫安测,英文就是随地随地的体检。这个东西是一个互联网的东西,有一个箱子,这个箱子里面很多医学传感器,把参数检测起来,这是自助的。检测完以后,通过手机可以传。手机是一个传输通道,当然也不一定用手机,通过电视也可以传,通过电脑也可以传,甚至通过老式的老年手机都可以传。到了后台,数据就有一个健康管理系统,它是一个机器人医生,机器人医生把人体的数据首先通过统计功能、存储功能、分析功能、挖掘功能,然后给你提供一些健康管理的建议。如果这套服务纯机器做,我们是免费的。当然机器不可能完全代替人,我们还有200多位医生,如果有医生参与乐观,比如一个礼拜给张总打一个电话,每个礼拜大概25分钟,这是一个套餐。如果每天25分钟,医生收费更贵一点。从一年的年套餐2998元到1万元,医生人工参与度越高,花的时间越多,收费越高。纯机器人服务,我们是免费的。我们健康管理APP程序有下载量超过2500万,绝大部分是免费的。如果有人工服务,就会有收费。2500万个下载量,只有37万是付费客户。这是线上的监护。线下可以到我们实体店,实体店就是社区医院,普通社区医院功能都有,欢迎大家到我们实体店看看。谢谢大家!

  何光:首先感谢这位记者提问,从现在家庭来说,我们自己家的厨房,现在电饭煲、微波炉、电烤箱都有了,但是我基本上看到没有炒菜机,我们炒菜机一键式按下去,整个功能全部完成。炒菜过程要在不同时间、不同温度点放主料、辅料、调料、配料,才能完成真正意义上中国传统的烹饪方法。这个炒菜机我们非常需要。每个家庭下班回家要炒菜。为什么没有?现在没有做出来。而我们通过6年多努力,已经获得75项国家专利,做出来真正意义上的炒菜机。还有我们的智能电饭煲,有了这两项硬件,我们称他为本体,这个本体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就让我们飞得更快、更高。刚才这位女士提了大概什么价位,我们的目标,我们炒菜机有商务型,适用于工矿企业、学校,一个机器炒一锅菜,可以满足30-50人;还有小型商务机,适用于餐厅饭馆,可以把大量的厨师节省下来。还有家用型的,我们目标的定位是定在2000-10000元,从某种意义来说,我们可以把这个机器卖的很贵,我们技术含量、我们所花出去的努力,可以卖的很贵。我们考察了很多做这方面的同仁,我们技术远远领先于他们,而且我们的更加成熟。但是为什么要卖到2000-10000元,我认为这是一个民生工程,希望尽快普及到每一个家庭。如果每个家庭各位记者你下班后很方便能够拿到饭菜,大家一大困惑就解决了。至于价格问题我们回答到这里,不知道是否满意。

  主持人:价位问题解决了,大家最烦的前期的洗菜、摘菜的过程,这个能做吗?

  何光:我们经过测算分析,一个菜大概30%或者少于30%工作量用于炒。这个是非常有技术的活。现在很多80、90后没有这个技术,他们不会做饭菜,但是另外大概有70%时间是需要在市场里买菜、回来分解、洗菜、切菜。我们这台机器仅仅完成了30%的工作量,剩下的70%就用我们供应链来解决它,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用这个东西也可以,按照我们菜谱自己配好。如果有这个供应链给你,而且能够提供更加卫生健康的菜给你,而且价格比你自己从超市采购更加便宜,我想是非常让大家欢迎的事情。

  记者:借助“互联网+”优势实现比超市更便宜吗?能不能具体说明一下。

  何光:比如一斤青菜,菜地里是1块钱,超市一般卖3-5元,为什么贵?他中间环节太多,批发、零售。第二,它的损耗太大。所以它的费用很大,而且它的控制非常不准确。我们设计的链条,从农场直接到产品加工厂,我们出来的是净菜,把废料去掉的菜,进到我们加工厂,这个时候已经节省大量运输成本,净菜再直接运输到我们售卖网点,我们设计了四个方向,一个是小区自助售卖机,就像现在卖饮料一样。一种是小区的24小时便利店。另外一种是超市。我认为超市的价格相对贵一点,它的管理费用各方面都贵一点。这是可选择之一。还有一种是配送,网上订购、电话预订,直接送到你家。最可取办法就是自助售卖机,因为最便宜。我们测算了,炒一个菜,餐馆里面一般现在30-40元,做一个菜,在超市里自己买来做,大概10-15元左右材料成本,如果用我们供应链,是超市的60%-80%,如果这样情况下,又便宜又干净,何乐而不为,市场会进行选择。谢谢!

  记者:我是南方都市报记者,这边想跟您了解一下,“互联网+”提出了很多年,也有很多企业一直在做这方面,我想了解一下在深圳,我们深圳企业这些“互联网+”做到什么样的程度,现在市场竞争是什么样子的?三位老总都可以讲一下,或者结合一下自身“+”的内容,“+医疗”、“+智能电器”来聊一下。谢谢!

  张贯京:德国有一个另外的提法,叫做工业4.0。中国相对应的叫做“中国制造2025”。我觉得德国的提法更好一点。尽管我是做“互联网+”的企业。但是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咱们做实业。为什么德国说的工业4.0很靠谱?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了实业,都做虚拟经济,泡沫很大,都去炒股,都去搞互联网。老百姓要吃、要喝、要穿,这些东西从哪里来?当然我们这位何总做的是吃的,郭总做的是电视,是看的。三个企业都是做实业的“互联网+”。这个实业是国家之本。所以“互联网+”我有点担心,为什么我一再批判马云的说法,马云说五年后没有医院、没有医生,全世界就一个行业,这个行业叫互联网。我觉得不对。360行,还是先做好自己的事情,然后再互联网作为一个工具加上去。德国工业4.0,将来还有5.0、6.0、7.0,这都是要有工业的。这个时代不可能没有工业、实业。南方都市报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这是我个人看法。尽管我们做的是“互联网+”,我们公司有500多个程序员,但是我更多把主业看成是做医疗的,互联网就是一个工具、一个载体。借这个记者服务广场,我希望媒体传播一下,我们不能把中国经济搞得太虚拟、太泡沫了,我们还是要注重实业,“互联网+实业”,更主要是把实业做好,“互联网+”才有意义,否则“互联网+”是没有意义的。谢谢!

  何光:首先我非常赞成张总的观点。我认为互联网、IT是解决信息流的问题,解决信息通道的问题。但是对企业起到什么作用?比如对老的企业可以进行社会资源整合,对新的企业,它是一个翅膀,让我们飞得更快、更高。如果有这个翅膀,但是没有这个本体,比如一只鸟,如果有翅膀,但是鸟的身体没有,也飞不了。我们注重研发、开发,用互联网这个工具来推动我们。这是我们的想法。谢谢大家!

  郭仪正:我们公司本身是做硬件显示屏,所谓“互联网+”绝大部分产品应用会连接到我们客户端,也就是系统家电业者。我本身做产品开发、产品规划,我非常认同刚刚张总说的要把实业做好这件事情。我们在做电视机面板时,当初也做了很多功能,希望跟互联网扯上关系。但是实际上真正的消费者在使用过程中,绝大部分人都是在手机跟平板上都已经处理掉这些应用,你把电视增加太多的互联网功能,真正在使用上就不太会有这个需求。所以我们还是想说回归到企业本职,我们能够把电视机做成电视机该有的样式,它的色彩饱和度、它的鲜艳、它的对比、它的外观都做得比较好,而且做得让大众都能够接受的价格,这才是我们企业在努力的方向。谢谢!

  主持人:这个命题是一个伪命题还是一个真命题,咱们不管它。但是至少是从老百姓生活当中,我们确确实实需要有更多适合我们的好的产品。我再问一个问题,郭总,作为我个人而言,我是研究传媒的,我发现电视机行业它在未来是否会像我们传统媒体一样,比如纸媒,曾经风光的时代是否已经过去了?现在人大量看影视,要么电影院看大片,要么手机看视频。大尺寸电视可能有生存空间,中端的传统电视在目前“互联网+”大背景下未来是什么趋势?不妨预测一下。

  郭仪正:张总问的问题的确跟我们本身这个行业未来的困难是一样的。我们做电视机面板,可是现在消费者通过非常多渠道就可以看到以前电视机所能展现给他的效果,比如年轻人都是手机、平板,喜欢高端享受的就上影院去,真正在家里享受电视机带来的娱乐的人的比例越来越少。我们从每一年电视机销售比例上升的幅度来看,他只能往大尺寸涨,但是总量并没有增加。我们国家有11座8.5代线,明年又遇到一个供过于求的现象。我们也担心电视机产业未来慢慢没落,因为真正使用电视机的人数在下降。所以我们得尝试,我们一个面板供应者,除了电视机之外,还能不能提供其他应用。所以我们今年在高交会上展示了PID,所谓商用显示屏应用,比如条型屏,能够在商场、交通方面做成非传统的电视机显示屏等等来扩展它的应用。但是实际上这个量都远比我们电视机真正销售量少得多。我们也会担心电视机产业没落,但是我相信三五年内还没有办法很明确看到这个趋势,这也是我们未来要努力的方向。

  记者:问一下何总,炒菜机,同样是做手机的,小米成功了,董明珠跟风,您觉得您这个产品正式上市的时候,有没有信心应付市场冲击力,该款产品在售后方面是否有独到之处?我买一个炒菜机用了两天坏了,找谁呢?再问一下张总,首先您说了一大堆,个人看法有点鸡肋,平常小毛病可以自己解决,以后我太太生孩子,您觉得先打120还是先打您的电话?谢谢!

  张贯京:我们有一家妇儿医院,是实体的。我们有200个医生团队,都是真正的临床医师,也有自己的牌照。我们正在洽谈收购一些三甲医院。将来设想就是一个医疗集团。一般医院只是负责院中,我们是全生命周期的,院前、院中、院后,如果您太太生孩子或者别人太太生孩子,可以找我,没有问题。

  何光:首先谈谈在市场上会不会受到冲击的问题。我们把这个产品展示除了,这在高交会上是第二次。2013年展示了我们样机,那个时候中央电视台、广东各大媒体全面报道;从2013到2015年,我们埋头苦干。今天推出的是基本上能够进入家庭的产品。谈到市场竞争问题,竞争是一个好事,竞争可以使我们更加努力解决问题,更加快往前飞。我们也不怕竞争。竞争肯定存在,怕没有用。我相信我们的团队,我相信我们的力量有更大优势。我们现在有70多项专利,别的公司已经很难超越。但是我们不会睡在专利上,我们会继续往前走。所以面对竞争我们不怕。而且我希望有更多竞争者来参与竞争,把这块几乎是空白的产品市场尽快的推向成熟,希望有更多竞争者来加入我们这个队伍。比如做电视机屏,在竞争的情况下,发展的很快。希望有更好价位的产品给到我们市场、给到民众。

  谈到维修的问题,我们一开始设计产品的时候,就考虑了这个问题。怎么样把故障率、把产品的问题降到最低点,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现在做大量测试把产品稳定性提高,降低故障率;而且进行系统模块设计,在售后方面要成立24小时服务团队。如果有问题,第一时间帮你解决问题。问题肯定存在,但是我希望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这是我们目前追求的目标。谢谢!

  记者:三位老总大家好!我是来自新浪科技频道记者,我重点问一下何总,现在智能家居非常火热,高交会也有很多客流量,但是真正入手的很少。现在市场情况下,叫好不叫座。这后面有什么原因?企业以后怎么面对这个问题?

  何光:我本人是非常关注智能家居这块,但是我在这里讲话不要认为我不谦虚。现在真正意义上的智能家居产品可以说没有。比如远程控制空调、控制窗帘、控制开关,这种技术很久前就已经非常成熟。我个人认为这种技术不是非常先进。谈到我们智能炒菜机,刚才有一位先生讲了我们要解决的很大问题就是它的故障率问题,我把故障率降低了,我的操作很简单,就可以在市场上风行。谢谢!

  记者:我是南方日报记者,有一个问题问一下张总。刚才提到有2500多万用户使用,但是付费用户只有35万,说明我们买单的人还是很少的。你们也布局线下实体店,线下实体店可以成为你们未来盈利模式吗?三级医院、二级医院、社区医院,在目前我们国内分级诊疗模式没有形成情况下,我们会有什么措施使我们用户真正的去线上体验和线下健康服务?

  张贯京:非常好!我们客户下载量2500万人次,从第三方平台可以查到。包括百度的下载平台,包括豌豆夹,包括华为、360。我说的2500万是主要的8个平台下载量,其他小平台没有统计。说明客户对我们相当认可。这是硅谷动力统计的,统计完后,我们在全国排名第五。健康管理APP程序我们还不是排在前面的。第一名是掌上春雨,它做的也是相当不错的。它是出生名门,BAT投资的,是贵族血统。但是我们要说说跟掌上春雨的区别,前两天有人提到安测健康跟掌上春雨的合并,因为很多龙头企业都已经合并了,看能不能探讨一下掌上春雨和安测健康合并。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我说的意思是什么?我说的是掌上春雨做得也不容易。我们做了很多这方面探索。掌上春雨有巨大的投资,有BAT血统,他们也是这方面领军企业,他们走得也不容易。“互联网+医疗”这个行业本身不容易。我说说掌上春雨跟我们的区别,第一,掌上春雨出生贵族系统。第二,他能融资。融了好几亿美元。目前易特科一轮都没有融。我们实在没有融资本事。他比我们能烧钱。会融资,又能烧钱,这是他的本事。但是说明什么问题?这个行业靠BAT大的企业来砸钱,掌上春雨还是目前这个状况。这个行业本身并不容易。所以我们尊重我们同行。像掌上春雨以及其他一些先辈,做了很多探索,这个对全人类“互联网+医疗”领域的探索都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们跟掌上春雨最大区别是什么?第一,我们认为“互联网+医疗”首先是“传统产业+互联网”,我们这个是工业4.0的概念,一个实业的升级。我是华为的海外创始人,在华为工作过十年,我现在打法就是任正非的打法。任正非是我原来老板,我要替做实业的人说一句话,任何行业都要讲究核心技术、讲究市场营销,没有核心技术就没有竞争力,没有市场营销就没有现金流。哪怕是互联网企业,也不可能逃离这个规律。BAT很成功,但是不代表他本身做的新投资企业能逃脱核心技术和市场营销这个宿命。如果这两个方面没有竞争力,即使是BAT企业,一样会破产。最终还是要股东回报。这是我们跟BAT企业最大区别。其实BAT企业都是伟大的企业,但是正因为他在信息交互领域太伟大了,他的惯性思维导致了他们认为所有行业都是互联网,所有行业都是信息交互,但是所有行业在信息交互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因此我们就致力于探索医疗、健康、生命科学和IT的结合点。在融合领域做创新。我们公司商业模式是什么?“互联网+医疗+投资”。互联网是我们的技术工具,做技术创新的载体,通过技术创新推动服务模式创新。服务模式是医疗的服务模式。我们还有一个投资,投资是什么?我们本身不是投资公司,但是我们有投资功能,我们有注册会计师,有法学博士、有投资团队,我们投资团队做什么呢?在我们“互联网+医疗”领域,通过投资、并购做大做强团队、技术。我们既不是一个投资公司,也不是一个互联网公司,我们是一个医疗公司,但是又跟传统医疗公司不一样。虽然形式上有自己医院、有自己医生、有自己诊所,但是我们又有互联网这个翅膀,我们让医疗这个实体能够飞起来。

  主持人:我把最后一个问题留给自己。接着央广记者那个话题深入下去,比如你说炒菜机最高不超过1万元,研发过程中,估计炒菜机在家庭里面使用寿命多少?摊薄每年平均成本是多少?相对我们家里请一个保姆的成本是多少?

  何光:这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我们在设计产品的时候会考虑很多方面的问题。在我们概念当中我们希望这种炒菜机正常使用寿命在5年。但是通过比较好的维护、保养,更换一些零件,可能使用时间更长一点。特别是我们对商用炒菜机,目前定位的价格大概在1万到2万,这是对酒楼餐厅的。其实在第一次我们参加高交会,很多餐馆老板就问什么时候推出市场,我太需要了。因为厨师费用不菲,我想把厨师换掉。一个月厨师工资6000、7000元,两个月就回来了。所以炒菜机从他的角度计算,他觉得非常划算。现场很多人问我这个机器多少钱,我说你现在买一个高档一点的抽油烟机都6000、7000元,我们完全可以卖的更贵,我们的宗旨就是把它做成一个民生工程。所有的家电从电饭煲、冰箱,这个不是中国原创,都是从国外引进来的。像电饭煲50、60年代在日本研发出来的,空调、冰箱都是国外研发出来的。在家电研发这个方面,我个人认为我们智能炒菜机是中国一个原创产品。谢谢大家!

  补充一句,刚才所讲的翅膀的概念,我认为我们做事情就是一只鸟,一只鸟有一个身体、两个翅膀、两只脚,如果没有翅膀,在地上爬,就慢。如果有翅膀,爬也可以爬,飞也可以飞,就更快一些,这是我对“互联网+”的理解。

  主持人:时间关系,今天记者服务广场就到此结束。谢谢记者的光临,也感谢几位嘉宾让我们把“互联网+”这个高大上话题能够落地。谢谢各位记者。

(图6:记者提问)

(图8:记者服务广场现场)

(图9:记者服务广场现场)

【添加到收藏夹】 【打印本页】 【关闭】